曾用昵称:哑鸦

关于

[忘羡]《1874》(2)

*人物是秀秀的,ooc是我的

*架空历史,勿对号入座

*前文点这里

*哎来人聊个五毛的阿


监狱普雷 (不是


TBC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蓝:……我呢?

我:这儿呢!您看!(指)教书的,没准是男的!可不就是您吗?

蓝:……

我(卒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真的卒了,发什么吞什么,汪叽明天主场,别慌

……1874通知

由于一些不可抗力,今晚的更新要等我回去用电脑放图链了

[忘羡]《1874》(1)

*人物是秀秀的,ooc是我的
*之前说的那个1874梗,历史老师叽x少年将军羡
*架空历史,切莫对号入座
*he,感谢莫玄羽

1.
一场飞沙狼烟将尽,一地都是零碎的军械炮灰,混着上百具血肉模糊的敌军尸体,血腥味的秋风卷过战地仅存几棵瑟瑟发抖的白草,发出呜咽一样的啸声。
实在不是什么令人舒服的盛景。

江澄骑着一匹枣红的马,溜溜达达的踱到阵前,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面前的狼藉,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尖刻的冷哼。
“聂元帅说,追,务必片甲不留。”
一旁的魏无羡一身军绿色正装,从头发丝到脚跟一丝不苟,从容的仿佛刚赴过江家家宴,完全看不出是刚完了一场血战。他摸了摸胯下神骏的马头,人模狗样的叹了一口气。
“鹰党议院十多个老头一车子精英...

[忘羡]《黄粱》(番外)

*人物是秀秀的,ooc是我的

*以前那个标题格式太长了,以后就这样

*应该算是个甜饼,正文点这

*有莫玄羽在,还有不能HE的正文吗?


1.鲜红的发带

蓝忘机拽下的魏无羡的发带,在魏无羡消失之后,成了他们曾经见过面的唯一证据。

鲜红发带的尾端绣有一朵九瓣银莲,那是云梦江氏的家徽。蓝忘机曾为此特地去莲花坞询问。莲花坞校场很大,里面养了好几条灵犬。接待他的人是云梦现任家主江晚吟,一身紫色莲花暗纹校服,手持一条长鞭,看起来年轻有为。

江澄确认这朵九瓣银莲出自云梦,绣工也是莲花坞此地特色,但是为与江家校服相配,他家发带只有紫色,不曾见过红色发带,也不曾听说过...

[魔道祖师][忘羡]《黄粱》(一发完)

*人物是秀秀的,ooc是我的

*顺逆时间线老梗,雷者慎入

*如果看不懂发展顺序可以拉到文尾,有梳理。其实我写的时候也是挺凌乱的(允悲……

*喜欢就红心蓝手,爱你们。


1.

云深不知处,藏书阁内。

小小的白衣少年端立于书桌前,凝神执笔,容貌虽还未长开,却已依稀可见将来的几分清俊昳丽来。一指宽的云纹抹额束在额前,敛去少年的青涩,多了几分端方雅正。一支盛开的玉兰从半掩的窗子探进屋内,灼灼花叶无风自动,轻轻摇摆,卷起案桌墨意书香,美人如画。

蓝忘机停下笔,透过窗边掩映绿枝白花,目光落在庭院内,常年无人问津的秋千架悠悠摇动,陈旧的机簧发出不堪...

[魔道祖师][忘羡]《1874》一个脑洞。

听《1874》的时候的一个脑洞。

军官魏无羡,活在1874战火纷飞的年代,功勋显赫却遭人迫害,不仅英年早逝,且正史无名。

历史老师蓝忘机,1974年生,通过史书、梦境,唤醒记忆,却与命定之人错过一整个世纪。他在历史书上反复描摹爱人的名字,未萌芽已死的爱情成了心底绝口不提的秘密。直至终其一生。


若是早出生一百年,邂逅在战火硝烟的年代,纵使互不相识,愿与你同生共死。


艾玛,虐的我。

写不写再说吧……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了。


PS:我只是最近考驾照有点忙,还是在写更新的,别怕。爱你们么么哒。下集预告:忘羡。

[魔道祖师][晓薛/薛晓]《魂债》(番外1)

*万万没想到CJ回来还有那么多事,来晚了。以后再也不出cos去CJ了,累趴。

*人物是秀秀的,ooc是我的。前文(上) (下)

*晓薛晓无差,反正没车。番外,包甜。


1.

与宋岚重逢的确是偶然。

那时晓星尘离开义城已半年有余,他带着装有薛洋残魂的锁灵囊一路惩奸除恶,没有目的地四处云游。彼时他刚从一处除去水祟的城镇启程,听闻余城有恶鬼作乱,便日夜兼程赶去了。去的不巧,他前脚抵达余城,后脚便听说恶鬼已除。余城临近云梦,他只当是云梦或是此地的修仙世家出面平乱,并未深究。匆匆赶路多日,打算就地休整几天,租了一间便宜客房落脚,傍晚时刚出客栈门,便遇见了宋岚。

晓...

[魔道祖师][晓薛/薛晓]《魂债》(下)

*人物是秀秀的,ooc是我的。前文点这里

*晓薛晓无差,反正没车,有忘羡

*有些私设,比方当年道长遗体被薛洋藏起并未火化

*400粉满了,爱你们,一会儿我开点梗


11.
三月后,姑苏云深不知处。
“含光君三日前与魏前辈一同出发去了蜀东义城,道长若是脚程快些,也许还能追上。”
“多谢。”
晓星尘欲转身告辞,那头戴云纹抹额的蓝家弟子却冲他行了个大礼,晓星尘有些莫名,仍还了一礼,然后匆匆下山。
见那白色的身影远了,蓝景仪才抬手戳了戳刚刚行礼的弟子,声线紧绷。
“思追,那人可是……?”
“阿,是他。”
他们年纪尚轻时,未能一见霜华剑惊天下的盛景,反而在废城凄凉地,看了一个更为凄...

[魔道祖师][晓薛/薛晓]《魂债》(上)

*人物是秀秀的,ooc是我的。

*晓薛晓无差,反正没车(你

*快400粉了,满了就开点梗,爱你们么么哒


0.
魏无羡没有想过自己还会再见到薛洋。
少年人纤长挺拔的身影从义城漫天飞沙狼烟中从容走来,一袭黑衣,背上两把长剑,一把洁白无瑕霜花流转,一把同他的主人一样,黑暗阴沉天生不详。他失了一臂,半边袖袍空空荡荡,在风沙里猎猎飞舞,平添了几分悲壮和苍凉。
之前义城一战已过去五六年,薛洋确实也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少年人了,年岁在他脸上留下了无情的痕迹,唯有笑起来时两颗虎牙尖尖,依稀仍有几分那时的稚气模样。他在剑光不能及处站定,对着蓝魏二人轻轻一笑。
故人重逢,别来无恙阿。




1.
“晓星尘。”...

[魔道祖师][ABO/现代]后续的一个脑洞(多cp)

仿佛上个世纪的除草……前文指路,设定指路

【澄宁】《他与狗》1 2 3 4 

【晓薛/曦瑶】记梗 1 2 3(薛瑶友情,一句话曦瑶) 

曦瑶真的只有一句话,就不打tag了



后面薛洋和晓星尘在一起搬出去同居,金光瑶和蓝曦臣去国外号称考察项目实则度蜜月,江澄甚至和温宁扯了证在和江厌离讨论婚礼要怎么个规格,反而是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成的最早的进度赶不上后来人了。

一日魏无羡和薛洋瞎扯淡,仿佛关心朋友情感生活实则嘲讽,问他晓星尘一个B,要怎么满足发情期的他?
哦,全世界都知道你家蓝湛那什么功能强好了吧。...

1/8

© 鹿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